云开——今天也想睡Owo

全职厨!博爱党!好勾搭!约不约!

祝大家新年快乐(。・ω・。)ノ♡
寒假一定填坑!
新的一年祝大家欧气满满,早日肝到鸟姐皮肤!

祝自己生日快乐!
三党忙成dog_(:з」∠)_
没有退坑!方王R我一定会填的!有时间就写!
最近成绩掉的太夸张......实在拿不到手机了orz
要不你们打我一顿吧_(:з」∠)_
以及!小卢生日快乐!

来立flag

期中达到以下随意两个,回来飙方王车
语文  96
数学  105
英语  100
物理  93
化学  70
政治  50
历史  54

坐标江苏的三党......感觉要死在写不完的英语试卷,不会的数学试卷和写完也拿不到分的语文试卷里了
(T_T)/~~

【伞修伞】秋倦

不虐!甜!甜!甜!

不甜我手抄黄少天语录

马上就立秋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热......

还有一篇这个系列就完结啦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大概两人在一起亲亲抱抱,但还没上本垒设定?

H市八月份的气味居高不下,即使是立秋了也是如此。
“苏沐秋!来jjc吧!输了就把电风扇拿过来!”

“才不要!而且风扇是沐橙用的。”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买了俩!”

“切......”苏沐秋白了他一眼,把藏在一边的风扇放到了午睡的沐橙旁边,一副大不了同归于尽的表情。

“啧心够脏的!”

“叶修你没资格说我!”

“等等,有boss刷新了!”

两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意外的和谐,叶修一边在团队里刷着指挥,一边配合着苏沐秋去打压其他工会的气焰。在撩完百花,损完大漠,准备带上气冲云水来一波团的时候,苏沐秋的一颗子弹招呼到了身上。

“你什么情况,手抽筋了?”

“啊?哦,失误失误。”

不对,这人今天状态很不对。在秋木苏到子弹第七次打到一叶之秋身上之后,叶修看形式已定,跟气冲云水交代了一声,一把拉过坐在自己对面的苏沐秋。

“苏沐秋大大!这是怎么了啊?就算有同队豁免也不是你这个打法啊。”

“抱歉啊,我有点......困。”苏沐秋揉了揉带血丝的眼睛,强打起精神跟叶修解释。

“哟,秋天精神不济,四肢乏力,苏沐秋你肾虚啊......”

“叶修你大爷!我趴一会儿就好了!记得帮我把秋木苏弄到竞技场里,带着橙武呢!”

“好好好......”听到满意答复,苏沐秋趴在桌子上,在自个儿的臂弯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靠着。

“真是......背着橙武还到处乱跑......沐秋啊......苏沐秋?”等叶修把俩号都开进竞技场,苏沐秋已经趴在那儿睡着了。

“你这也太.....”不知道该吐槽人秒睡还是怎么的,最后想了想决定趁机吃掉他的泡面。叶修哼着小曲拎着桶泡面回来,示威似的在睡着的苏沐秋面前晃了晃。

“睡的还挺死啊......”叶修坐在苏沐秋身边,看着人眼底一片乌青。真是,昨晚估计又研究却邪到大半夜......也不稍微注意点......哎,自家男人果然还是得自己疼啊......叶修放下泡面,随手拿过来一本杂志,给人扇了一会儿,瞅着苏沐秋没有要醒的样子,对着人嘴唇亲了一下。

“唔......woc叶修!你干嘛!?”

“只是亲了一下,又不是没亲过,别一副被强暴了的表情。”

“叶修大大怎么不直接来?非要等睡着了?”

“哥替你扇了那么久的风,这不是拿点报酬嘛。正好你肾虚,躺平了让我上啊。”

“要上也是我上你!”

“来啊,有种来单挑?”

“来就来!jjc见!”

............

被吵醒的沐橙表示她什么都听不懂(/ω\)

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
被遗忘的泡面一脸冷漠

【喻黄】夏乏

一发完,大概和之前的双花是一个系列

摸鱼,希望博大家一笑

ooc

G市的夏天还是那么难熬。

下午的训练结束,喻文州正在整理训练成绩,但原来高居榜首的剑圣的大名不见了。

难道少天的电脑出问题了?喻文州往下翻着,终于在几个替补和训练营的新人后面找到了黄少天的名字。

这是怎么了......少天手抽筋了?训练刚结束,少天一般会等自己一起去吃饭,喊了一声“少天?”

没人应......大概是食堂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吧。想着反正今天食堂没有白斩鸡,喻文州决定去看看黄少天的电脑有没有接触不良什么的。

喻文州绕到后面刚准备弯腰检查,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金色后脑勺。“少天?”喊了一声没有反应......睡着了?

黄少天趴在桌子上,头枕着键盘,睡的还挺香的,键盘把脸压凹下去一个奇怪的形状,幸好黄少天睡觉没有流口水,不然这键盘就不保了。喻文州伸手戳了戳黄少天的发旋儿,睡着的人稍微动了一下,还是没有要醒的迹象。

也难怪,夏日的午后本来就容易犯困,在空调房间也不例外,更何况经历了一下午的高强度训练,难免感觉疲劳。又戳了戳,得到了熟睡的少天的声音“唔......队长......”

听了这一声,喻文州还以为黄少天醒了,但毫无改变的绵长平稳的呼吸声暗示着这只是一句梦话。

还叫我呢?梦到什么了?看着不知道在嘟囔什么梦话的黄少天,喻文州玩心大起,拉了个凳子坐过来,在黄少天耳边问到。

“少天最喜欢到人是谁?”
黄:zzzzzzZ
喻:.........

喻三岁不高兴了,又问了一遍
“少天最喜欢到人是喻文州吗?”
黄:zzzzz......嗯.......

得到答复(?)的喻文州开心的走了,想了想又折回来,把自己椅背上的外套给黄少天披上。

等晚上复盘的时候再叫他好了......一会儿给少天带一份饭吧,不知道今晚的食堂有没有秋葵......

当然,黄少天被吃完饭早回来的宋晓和徐景熙,在脸上画了乌龟那就是后话了.......

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
其实那只是少天睡着时候的瞎哼哼xxx

下午上课我已经困成狗了(T_T)/~~

【方王】胃疼梗

大概是第六赛季的夏休期

方神和大眼在一起设定,不甜不要钱~

老梗了......好像有人写过类似的,不记得了......如果重了,我的锅,我删

ooc

点文让我再拖一会儿......三次的事太多了

“嘶——”又一次复盘错过午饭时间的王杰希感到自己的胃部一阵抽痛,慢慢的趴在桌子上,等待疼痛过去。然而随着时间过去,疼痛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愈演愈烈。 王杰希攥住腰侧的衣服,冷汗一层层的往上冒。

“咔哒—”“小队长!我给你带了午饭,你——”听到开门声的王杰希猛的起身,拉扯到的胃部一阵痉挛,没等方士谦把话说完,一把推开他向厕所跑。

方士谦:......
自家男朋友一见到自己就吐了是闹哪样

方士谦跟过去,王杰希弯着腰,没吃东西的胃里吐不出什么,只是扶着墙不住的喘。方士谦递了张纸巾过去,一只手在王杰希背上帮他顺气儿。

“谢谢”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角,“药在哪儿?我去拿点儿。”“......不知道,没事习惯了,熬两天就过去了。”

方士谦看着疼的腰都不敢直,背上冷汗湿了一大片儿的王杰希。“都这样了还没事?赶紧的,回去休息。”

“真没事,而且下午的训练不能缺......”

“就你这技术,少一两次的基础训练不会怎么样的。下午训练我帮你看着。”

“但是复盘还......”

“哎你这人事怎么这么多!”方士谦放弃劝说,直接把王杰希打横抱起,往宿舍走。

“我哔——,方士谦你放我下来!”被人腾空抱起的感觉很悬,王杰希虽然不乐意,但也不敢大幅度的挣扎,只能嘴上骂两句。

“不管你怎么说,下午的假请定了。”方士谦圈紧了怀中的人,向宿舍走去。

王杰希被迫躺在床上,看着方士谦在一边儿翻箱倒柜找药。

“别找了,真没有。队医也放假了,没事我歇会儿就好了。”

“你等下啊,我给你去买。”像是没听见王杰希的话,方士谦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,留了一杯热水在床头。

“这人真是......”王杰希抱怨着,嘴角倒是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等方士谦满头大汗的买了药回来,王杰希已经睡着了。大概因为胃疼,整个人蜷缩在床的一角,皱着眉头,睡的很不安稳的样子。方士谦纠结了好一会儿,还是打算把王杰希喊醒吃药。

“王杰希?小队长?起来吃药了!”

“唔......”王杰希本来睡的也不熟,眨巴了两下眼睛也就清醒了。端过床头柜上还有点温热的水,找了两粒药吞了下去。

“还难受?”

“好一点了,你去看训练吧。”

“刚刚去看过了,说你被他们气病了,一个个乖的不得了。”方士谦搓着手说道。

“欸......不要乱说啊......”王杰希(自认为凶狠的)瞪了方士谦一眼。

“别瞪了,要解释就好好养病,病好了自己解释去......”方士谦伸手到被子里,顺着王杰希衣服摸进去,被王杰希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。

“别闹,难受着呢,别动手动脚的......”

“想什么呢,躺好,我给你暖暖。”

方士谦把搓热的手放在王杰希的肚子上轻轻揉着。啧......他最近是不是又瘦了......

王杰希半靠在床头,意外的很舒服啊,吃了药后胃也没那么难受了,靠在那儿半梦半醒间,感觉被人扶着躺下,盖了被子......

看着王杰希终于睡着了,方士谦轻轻的收回手,退出了房间。

好好休息一下吧,队长。

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
方:王杰希!你知道我一个宅男抱着你回去有多困难吗?快夸我!

王:方士谦!大夏天你不开空调还给我盖被子,你是不是想谋杀!

被遗忘的午饭:诶诶诶你们别秀了,辣眼睛!

大概是考据:1.夏天不开空调的房间,热水真的要过好久才冷,感觉方神买药回来应该不会太长时间。

2.手搓其实很难达到腹部的温度(试了好几遍),胃不好的朋友们夏天还是备一个热水袋吧。

gacha这玩意儿长的和lof有点像啊......
这算抄袭吗

50粉点文

迟到的50粉点文
全职高手all王,黄喻,林方,写肉或者甜,前三必写
cp+梗

粮多到吃不过来......不多说了,今晚开车!什么感情戏都见鬼吧,这种时候不弄点什么的东西,你们真以为我还有节操ho!

【双花】春困


cp双花,第三赛季设定
文和题画风不搭  大概有点污?
ooc注意

联盟刚成立的时候,环境比较简陋,训练也没有那么严格。但队员们通常都会遵守,尤其是正副队们。然而......

张佳乐又迟到了,这个星期第三次了,今天星期三。孙哲平看着表,叹了口气。倒不是他不想管,但没睡醒的自家恋人根本无法交流,战斗力也翻了好几倍,和开了钢筋铁骨的拳法一样。

明明晚上都只有被压的份,然而刚起床时的力道连孙哲平都让他三分。据张佳乐自己说,春困是自然现象,只是他的春困比一般人更严重些,大家体谅一下就好。

生在春城K市真是苦了你了......孙哲平不由得在心中吐槽。静静的看着分针又走了180度,孙哲平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点了个蜡,起身向张佳乐的宿舍走去。

推开宿舍门,看见张佳乐趴在床上,略长的酒红色头发披散着,单看背影倒真的能让人yy一下颜值。如果他没有把被子掉下来一半,让枕头挺尸在地上,整个人以一种扭曲的“大”字型趴在床上的话......

“张佳乐!起床了!”

“唔......不......”“起床!”孙哲平顺势掀掉了张佳乐剩下的一半被子,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。

“卧槽孙哲平你干嘛!要瞎了要瞎了快拉上!我起还不行吗!”张佳乐边嚎着边摸索着衣服。脱掉睡衣......穿上队服外套......

“嘭”孙哲平一脸冷漠的看着在拉窗帘的瞬间倒在床上的张佳乐,再次掀开被子。然而入眼的是这样一副景象:

张佳乐只穿了一件队服外套,胸前的红点随着张佳乐的动作若隐若现,软软的小肚子上还挂着之前孙哲平留下的吻/痕和咬/痕,下身随着某自然现象把内/裤顶出一个让人遐想的弧度。

这一切的主人还不自觉的在床上蹭动,妄图多睡一会儿。
“啧,张佳乐......”

“......啥......”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,孙哲平猛的扣住张佳乐的后脑吻了上去。

“唔唔唔!唔唔唔!(孙哲平!你干嘛!)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大孙我马上起床!有话好商量!”张佳乐翻身下床却被孙哲平压着肩膀按了回去。

“春困是自然现象对吧?”孙哲平伏在张佳乐耳边,舔了舔柔软的耳垂。

“那春天的动物发/情,你也体谅一下喽?”“不要!大孙...唔”

“......”看队长一直没有回来,于是来找人的曾信然冷漠的放下了准备敲门的手。

看来明天副队也来不了啊。

小剧场
(某不知名的队员):副队还困吗?这个清凉油挺好用的,你试——
乐:不用!(冷漠)谁再敢提困加训一组!
孙:那我呢?
乐:我明天就给房间加把锁!
孙:......

求捉虫,求评论啊⊙▽⊙